首頁 / 文章發布 / 君合法評 / 君合法評詳情

關于“超前點播”模式一審判決的幾點思考

2020.06.05 黃榮楠 祁筠 馬欽奕

一、  案件背景介紹


去年年底,熱播劇《慶余年》上線。網友在追劇過程中,忽然發現幾家視頻網站針對劇集提供了額外的“超前點播”服務——“會員可3元解鎖本集超前點播特權,提前追劇…… ”。


該服務一經推出就引發網友了熱議。不少網友認為,“超前點播”的出現侵害了VIP會員權益,影響了觀影感受。尤其是希望不被劇透的會員,只得再次購買超前點播服務,產生了新費用。但相關網站認為,平臺推出該項服務是正當的市場行為,而原有VIP會員的權利沒有受到影響,更新速度沒有改變,超前點播只是為有需求的會員提供了額外的收費服務。


在此背景下,某VIP會員(以下亦稱“吳某”),認為北京某視頻網站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某視頻網站”)在其運營的愛奇藝平臺上對《慶余年》等劇實行“付費超前點播”的方式侵犯了其身為黃金VIP會員的消費者合法權益,將愛奇藝公司訴至北京互聯網法院。


2020年6月2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對該案進行宣判。確認更新于2019年12月18日的《某視頻網站VIP會員服務協議》中導言第二款部分內容無效;確認涉案VIP會員協議中關于“超前點播”的條款對原告吳某不發生效力;某視頻網站向原告吳某連續15日提供該視頻網站“黃金VIP會員”權益,使其享有視頻網站已經更新的衛視熱播電視劇、視頻網站優質自制劇的觀看權利;某視頻網站賠償吳某公證費損失1500元;駁回原告吳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二、  一審判決的關注點


1、   肯定“會員制”的服務模式,認為個性化服務并無不妥


判決一經作出,不少媒體紛紛采用了“超前點播被判違法”標題進行報道,部分用戶也因此誤解“超前點播”本身違反法律規定。然而,一審法院的觀點是:“視頻平臺基于消費意愿提出的會員制服務模式,已為社會公眾所接受。在此基礎上,深挖需求,貼合用戶,催生差異化、適配型的個性化服務,并由此探索新的視頻排播方式,本無不妥”。該條認定,實際是賦予了視頻平臺本身的自主經營權,以及對于服務方式選擇的權利。當然,一審法院對于視頻平臺在商業模式的選擇上也給予了三條紅線:第一,遵循商業條款;第二,尊重用戶感受;第三,不違反相關法律規定。


正如某視頻網站在一審判決后發布的公告所言,“超前點播”本身并沒有被法院判定違法,法院認可互聯網迅速發展的背景下,平臺對商業模式作出的創新。


 123.png


因此,在肯定視頻平臺推出“超前點播”等個性化服務的同時,如何符合法律規定、尊重用戶感受以及遵循商業條款,就是本案中值得探討的問題。


2、   排除主要權利義務且未盡合理提示義務的格式條款無效


法院確認某視頻網站的會員協議屬于格式條款。視頻平臺的會員協議屬于重復使用而預先擬定且未與用戶協商的合同條款,符合格式條款的法律界定。


進而,法院認為,對于實質上存在法律規定無效情形(免除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格式條款,不能通過合同約定來確認其效力,亦不能通過合同約定來排除平臺應盡的合理提示義務。


基于此,格式合同條款是否有效,一方面是看條款本身是否存在法律強制性規定的無效情形,另一方面在于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是否已經采取了合理的方式對相對方盡到了相應的提示與說明義務。


那么具體而言,對于此類服務協議,何種方式屬于“合理的方式”?


根據《合同法司法解釋(二)》第六條1,一般而言,此類條款必須采用足夠能引起對方注意方式(如加黑、加粗、格式、字體)。對于網絡平臺,對于需要特別確認的條款(如管轄條款、免責條款),還建議以單獨跳框、“點擊同意”等方式進行確認2。


另外,在即將生效的《民法典》第四百九十六條第二款規定3中,一方面將《合同法司法解釋(二)》的規定融入,另一方面將提請對方注意的條款擴大到“與對方有重大利害關系”。


3、   單方改變會員權益需謹慎


法院認為,“付費超前點播”縱向切割了吳某的“黃金VIP會員”權益,單方變更不對吳某發生效力。具體而言,法院認為,“雖然基于某視頻網站公司網絡服務的特點,可以單方變更合同條款,但應當以不損害用戶權益為前提。某視頻網站單方增加付費超前點播條款的行為損害了吳某的主要權益,對其不發生變更合同的效力?!?/span>


可見,法院認為視頻平臺可以單方變更合同條款,只是變更的條款不能損害在先用戶的權益。因此,本案的關鍵是對黃金會員用戶權益外延的劃定。


法院認為“超前點播”損害吳某會員權益的主要原因在于,某視頻網站對于VIP會員權益介紹所使用的用語應當被解釋為黃金會員享有優先于其他人(包括非會員也包括購買額外服務的會員)看劇的權利。因而,某視頻網站單方變更的合同條款侵害了吳某可以優先于所有其他人看劇的權益。


對于會員而言,主要權益究竟包括什么?如果某視頻網站在宣傳中僅表明黃金會員可以比普通會員每周先看一定集數,或者劃分會員等級,并對不同等級的用戶設置對應的權益,那么法院可能做出不同的認定。


 三、  我們的建議


本案目前僅處于一審判決階段,某視頻網站是否會提起上訴以及進入二審后本案的走向,我們會持續關注。我們認為,法院在認定用戶權益的外延時,需要結合行業的慣例、特定網站對外宣傳內容、價格的合理性等因素,并從促進行業持續健康發展的角度對合同條款進行解讀和綜合判斷。


盡管如此,基于本案的一審判決,從規避風險的角度看,視頻平臺可以注意如下幾點:


1、   合理設計會員協議


視頻平臺在設計會員協議時,一方面條款表述應當明確,另一方面也應當考慮到將來可能采用的經營模式,并預留相應的空間。就會員而言,可以設置不同的會員等級,并根據等級設置不同的權利內容,并明確告知消費者。


在近日,我們注意到閱文集團發布了“單本可選新合同”。其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前段時間眾多作家提出的意見,修改了部分被廣泛質疑的條款,并推出了三類四種協議。這是平臺方的一種有益的嘗試,也給了視頻平臺方一個參考。對此我們將持續保持關注。


2、   盡到合理的提示責任


我國《合同法》第三十九條進規定,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應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按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條款予以說明。合同常見的提請合同相對方注意的方式包括:(1)從行文安排上,可以在文首對需要提述對方注意的條款進行歸納總結或者指向具體條款,從而使合同相對方可以快速找到對其利益有重大影響的條款;(2)從格式上可以對相關條款采取下劃線、加粗、不同顏色標注等方式;(3)采用在線簽約方式簽署合同時,視頻平臺在設計簽約流程時,除了要求用戶點擊“我同意”按鈕外,對于經常發生糾紛的條款,可以再以跳出提示欄等方式在用戶點擊“我同意”前提示用戶注意并確認已經閱讀、理解條款含義。


3、   單方變更條款的生效


如果視頻平臺在會員簽署會員協議后希望單方變更會員協議,尤其是變更條款會對會員權益產生相應影響的情況下,則建議以適當方式提示用戶并重新簽署協議:(1)通知會員VIP會員協議發生變更,要求會員重新點擊“我同意”按鈕,變更后的協議條款自用戶點擊“我同意”按鈕之日起生效;(2)如果在服務過程中用戶拒絕點擊“我同意”按鈕,則在用戶續費時提示用戶重新簽署VIP用戶協議;(3)新的業務模式如果存在與原VIP會員協議沖突的內容,可以就新的業務模式制定新的使用協議,用戶在接受新的業務模式服務前需要點擊“我同意”按鈕簽署相關使用協議。該使用協議約定其為VIP會員服務協議的補充協議,與VIP會員服務協議不一致的,以補充協議為準。如果用戶拒絕接受該使用協議,則可以不選擇該項服務。


4、   廣告宣傳不能誤導消費者


VIP會員協議通常會被認定為格式條款。根據我國《合同法》第四十一條,對格式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的,應當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在我國司法實踐中,相關廣告、推廣資料等可以作為解釋合同中服務質量和范圍的依據之一。因此,如果廣告宣傳推廣文案對合同約定的權利范圍作了擴大或細化,法院可能根據該廣告文案對合同條款作出不利于格式條款提供方的解釋?;诖?,視頻平臺在進行相關宣傳時,表述應當明確,不能誤導消費者。提醒視頻平臺方在修改VIP會員協議的同時,不應忽視對于服務廣告的審核與把關。


四、  結語


近幾年視頻網站提供的豐富的視頻節目和內容,受到了廣大觀眾的歡迎,極大促進了中國文化產業的發展。作者、觀眾、平臺是一個產業生態圈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任何一方的過于強勢,都可能損害到整個產業生態圈的健康發展。而對于格式文本的制作,以及平臺公示方式的選擇等,也對于律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1.“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對格式條款中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內容,在合同訂立時采用足以引起對方注意的文字、符號、字體等特別標識,并按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格式條款予以說明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符合合同法第三十九條所稱‘采取合理的方式’?!?br/>

2.參考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消費者權益保護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討論紀要》,“網絡銷售平臺使用格式條款與消費者訂立管轄協議、免責條款,僅以字體加黑或加粗方式突出顯示該條款的,不屬于合理提示方式。消費者主張此類管轄格式條款、免責條款無效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網絡平臺通過單獨跳框的形式對管轄條款、免責條款進行單獨的特別提示的,消費者通過點擊同意該條款的,該管轄條款、免責條款成為雙方合同的組成部分,消費者主張該條款無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免責條款存在《合同法》第四十條規定情形的除外?!?/span>

3.“采用格式條款訂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當事人之間的權利和義務,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示對方注意免除或者減輕其責任等與對方有重大利害關系的條款,按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條款予以說明。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未履行提示或者說明義務,致使對方沒有注意或者理解與其有重大利害關系的條款的,對方可以主張該條款不成為合同的內容?!?/span>

君合是兩大國際律師協作組織Lex MundiMultilaw中唯一的中國律師事務所成員,同時還與亞歐主要國家最優秀的一些律師事務所建立Best Friends協作伙伴關系。通過這些協作組織和伙伴,我們的優質服務得以延伸至幾乎世界每一個角落。
云南快乐十分彩票